百书楼 > 一剑长安 > 第三四四章一念论宿命(中)

第三四四章一念论宿命(中)

        一袭白衣,腰挎血迹斑斑的戒刀,赤足而来,飘然若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袭青衣,手臂上一柄拂尘挥洒,身形清瘦,双眸锐利,如人间判官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十年,李知一已经成就了逐日境,几乎感化了西方雪山的所有血妖,让他们直面自己的欲望,成为自己,战胜了心中执念,成为真魔,都比成为被欲望和执念控制的魔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一只小白狐坐在了李知一的肩头上,正是当年被李知一救下,但却又被北媚强行夺取了身体的小白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道一,身形清瘦了不少,整个人也显得成熟了不少。这些年来他不断地将稷下学宫给壮大开来,稷下学宫从一点儿根,变成了如今的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,也从当年躲在徐长安身后的小道士,成为了如今人人敬仰的李道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成长了,只不过这成长的代价太大,诸子百家诸多先贤的神魂,他们天机阁除了师傅郑大焽之外的所有人,还有整座剑狱,被封住的徐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逼着他成长,逼着他在十年内重新修炼,以《万民玄功》为根基,在体内重新开辟经脉后,修行诸子百家之法,配合上徐长安帮他开辟的玉府,修为也达到了巅峰扶月境。这等速度,比当初徐长安都要快上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落在了燕州城的城头,帝俊看得这两人,并没有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若是隔空狙杀,反而显得小家子气。毕竟,对方只是一位巅峰扶月境和逐日境而已,最为重要的是,现在的帝俊对自己充满了自信,越多的人来这儿越好,把这燕州之战打成决战,那么之后长安对于他来说,便是一片坦途,再无阻拦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于他来说,来的人越多越好。长安好歹还有一个足以镇压天道的大阵存在,而这燕州城,可就没什么保护的了。燕州城,自然比长安要好打得太多了,若是能够在燕州城消耗更多的敌人,帝俊自然是乐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徐辰安的东皇钟,也没有多大的问题。他虽然打不破东皇钟,但当东皇钟认主之后,只要主人力量枯竭,自然也就无法保护很多人。换句话说,他杀不了徐辰安,但只要和徐辰安耗下去,徐辰安也无法保护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,你还有胆子出来!”李道一冷声说道,眼中全是怨恨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帝俊倒是没在意,看着李道一说道:“没想到,我提前留下的刀,居然摆脱了我的控制。看起来,现在的修行路走得顺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帝俊顿了顿,然后接着说道:“啧啧啧,居然还有玉府,比我都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帝俊说这话的时候皮笑肉不笑,显然不是真心的,而是略带嘲讽之意。果真,帝俊的下一句话充满了攻击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样是玉府,徐长安他可对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啊!怎么,同样拥有玉府的你,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让他没想到的是,李道一听得这话,只是淡淡一笑,随后说道:“我自然不如徐长安,要是我人族人人都是徐长安,那岂不是人人都像猫,你这老鼠无处可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反而让帝俊那原本都算不得好看的脸更加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李知一,你想和我论什么?”帝俊见口舌之争争不过李道一,便看向了李知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论施主方才所论的一切,公平,世间的慈悲是否与命运无关,论宿命。”李知一的声音很轻,在他的眼中,帝俊和所有人都一样,没有高下之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就和你论论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得两人要展开一番唇枪舌剑,褚良想了想,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,随后直接走下了城头,像极了一个逃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现在帝俊的注意力全在李知一身上,并没有发现他。至于徐辰安,也是看向了自己师叔和师公,压根没功夫注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褚良来到了楼下,并不是要真的跑,他穿过了人群,直接去到了城池的后方,找到了一块空旷的地方,想都没想,便直接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打扰您不应该,但事态紧急,也只能如此了。登神境前辈,我是徐长安的小兄弟,徐大哥对我有知遇之恩,现在整个圣朝危在旦夕,还请前辈出来一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想狡猾如狐狸的褚良想都没想,便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,直到鲜血流出,一声叹息传来,时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你,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褚良看到时叔,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龇着牙说道:“前辈,晚辈看穿了帝俊的意图,所以还请前辈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叔的心情有些沉重,其实他已经猜到当自己把这儿的消息传给徐长安之后,自己的师傅、师叔和师伯们会作何选择,但他无能为力,只能用牺牲来表明自己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前辈告知天下修士,千万别来燕州。还有,麻烦前辈想办法通知长安,让他们下令百姓四散开来,把所有城池让出来,不要做无畏的牺牲和抵抗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叔本就心情沉重,听得这话,顿时大怒,直接将在地上的褚良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叔的双眸微红,龇起了牙冷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不战而降?我告诉你,就算我们人族只剩最后一人,也会和帝俊死磕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时叔,根本来不及思考,心里早就被悲凉和怒意所充斥。

        褚良被时叔勒得喘不过气起来,使劲地拍打着时叔的手说道:“前辈,你……你误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叔眸子一瞪,充满血丝的双眸比牛眼睛还大,冷声道:“我误会什么了?我告诉你,我本体是妖族,但我心里觉得我是人族,我告诉你,有人想破坏现在的世间,我第一个不答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帝俊现在故意拖延……拖延时间,还……弄出所谓……的辩理,其实……就是……故意让我们……的支援前来,方便……方便他一网打尽!”

        褚良理解时叔现在的心情,只能用尽全身力气,勉勉强强地说完一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得这话之后,时叔这才松开了褚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时叔也恢复了冷静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褚良瘫坐在地上,大口地喘着粗气,额头上还有鲜血流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缓和了一下,泛白的脸有了一些血色,方才差点就被时叔给活生生的捏死。不过,现在的他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说道:“既然有东皇钟的保护,帝俊也没必要废话,他现在还讲起歪理来,我有一个猜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”时叔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自信能够人族不管来多少人,他都能够杀了,所以才给我们机会拖延时间。哪怕,就算您出手,他也有能力杀了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目的,就是要把我们人族一网打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您有自信战胜帝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叔听得这话,仿佛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了,只能垂下了手,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幽幽地说道:“他领悟出了新的力量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现在其余的登神境前辈都牺牲自己,准备成就小长安。所以,现在能够战胜帝俊的,只剩徐长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要为徐大哥争取时间啊!”褚良听得这话,更加确认了心中的猜测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帝俊故意把人引来,我猜是因为长安大阵其实对于他来说,也有些棘手。可只要把所有修士杀了,之后的阻力便大为减少,倘若我们利用长安大阵,可能会对他造成损伤!现在,百姓和寻常士兵压根拦不住他,我们拖延时间的办法,只有让百姓散开,从城里散到农村,就像种子一般,到处生根发芽。而所有修士,都去长安,死守长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这燕州城,注定守不住。但作为将领,我会战至自己最后一滴血,所有的士兵,明光军、铁浮屠、山阵,都会死战!我褚良,与燕州城共存亡!但最后一道防线,还得靠修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叔看着早已抱着死志的褚良,抱了抱他,脸上出现了惭愧之色,眼泪也从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叔说罢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褚良又急忙跑到了城墙之上,有了知一大师,想要拖住帝俊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徐辰安看到褚良额头的伤痕,褚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磕碰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在空中某处,时叔看向了褚良,深深地朝着他鞠了一躬!

        “世间是公平的,若是非要说不公平,那处于优势的是我们人族。万物有灵,但偏偏人有手有脚,灵智开化,自然是人族占便宜。若要论个体的不公平,但若是世间人人都论个体,没有集体,没有族群,我们能发展吗?人族能够走到如今,靠的就是相互帮助。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,但却有善良和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知一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坏人得不得惩罚,好人反而无法得到好报?”帝俊脸上出现了笑意,原本他还以为这李知一会对他造成威胁,没想到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在天地的眼里,众生皆一样。这句话出于道家,但与我佛门理念相同。其实,所谓的好报和福报,在天地的眼里,是以一个整体来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拿人族来说,若是不挖掘河边的树木,那洪灾的可能性便会减少;若是不伤害大山,山体滑坡的可能性便减少。这,是人族的福报。要是滥杀无辜,世上便会出现更凶的凶兽,这就是恶报。我们人族,甚至是百族,皆为一体,所做福报,体现在族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用刀剑杀了别人,别人的子女就会来报仇,你的子女又会去报仇,最终两败俱伤。我们人族,甚至是所有族群,都很弱小,只要相互帮助,才能在这人世间活下来。一味地追求自我,忘记众生大爱,本就是一种自私,又何来福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善恶自有其轮回,要真是善恶都体现在个人身上,那父母做再多也无法造福子女?这,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?放下小我,团结起来,看整个族群的未来,才能活下去。个体的公平,需要人来调节。而如今,这个人便是徐长安,要是他真的在乎自己的福报,他早就可以抢走圣皇之位。诸位施主,你们的平安,是边疆将士守来的。放下小我,成就族群的强大,成就众生的共生,这才是世间的公平和轮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帝俊所说的公平,当真公平吗?强大的人被更强的人杀了之后,他们的子女呢?就该死吗?他们还是孩子,本身就不强大,强行剥夺了他们的时间,这难道是公平?这,只是更大的混乱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知一的话很轻柔,宛如亲人的呢喃,犹如一位说书先生讲故事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了很多,将佛法讲得简单易懂,同时最后还反驳了帝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话下来,让之前开始动摇的人坚定了决心!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李知一说的越多,帝俊的脸色越难看,他还是小看了李知一,只能咬着牙说道:“好,那你继续解释一下,什么是宿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谓宿命,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知一的声音变得凌厉了起来,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!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时叔也把消息还有褚良的猜测传了出去,原本涌向燕州城的修士们,纷纷朝着长安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安,那里才是最后一道防线!

        那里,才是人族最后的希望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章分解。

  https://www.bsl800.com/xs/21855/7168756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sl800.com。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sl800.com